當地時間10月23日,美國紐約,運送被確認的感染埃博拉病毒醫生的工作人員。 圖/CFP
  美國紐約市長比爾·德布拉西奧23日宣佈,紐約確診首例埃博拉出血熱患者。這是美國本土確診的第四位埃博拉病毒感染者,此前3位感染者均在得克薩斯州。由於這名患者直到發病才被收治,引發美國國內對政府應對埃博拉措施的極大擔憂。
  病發前曾乘地鐵坐出租車
  這位患者名為克雷格·斯潘塞,曾作為無國界醫生組織的醫務人員在幾內亞埃博拉疫區工作過,也去過西非其他兩個疫區國家。
  33歲的斯潘塞本月17日乘飛機經歐洲返回紐約,當時沒有可疑癥狀,行動一直未受限制。他22日還在紐約乘坐地鐵和出租車,並去過一個保齡球館。
  由於出現高熱和胃腸道不適,他於23日被紐約市消防局急救隊送入醫院,隨後被確診感染了埃博拉病毒。
  美國官員說,斯潘塞曾於23日進行自我隔離,並監測自身體溫。
  其未婚妻等3人已被隔離
  德布拉西奧表示,斯潘塞正在接受隔離治療,紐約市的醫院和衛生部門也已經做好防疫準備。他還呼籲紐約市民不要恐慌。
  目前,紐約衛生部門官員正在追查斯潘塞之前的活動軌跡。媒體報道,作為預防措施,斯潘塞曾經去過的保齡球館已經關門。
  紐約市衛生專員瑪麗·巴西特說,斯潘塞之前曾與未婚妻以及兩位朋友密切接觸。這三個人目前已經被隔離,尚未出現任何癥狀。
  此外,斯潘塞所乘出租車的司機未與他有直接身體接觸,因此,沒有被感染的風險。
  巴西特說,斯潘塞在乘坐地鐵時沒有出現高燒、腹瀉、嘔吐或出血癥狀,感染其他乘客的可能性很低,近乎為零。
  巴西特還透露,斯潘塞在幾內亞救治埃博拉患者時一直穿著全套防護服,他尚未意識到自己何時染上病毒。急救人員在收治斯潘塞時也都身著防護服。目前,斯潘塞的住所已經被封閉,外人不得進入。
  媒體質疑對疫情監控鬆懈
  不少當地媒體認為,斯潘塞來自西非埃博拉疫區,但紐約政府卻沒有對他採取必要的監控措施,讓人難以理解。
  斯潘塞是美國本土確診的第四位埃博拉患者。9月30日,美國得克薩斯州確診本土首例埃博拉患者--來自利比裡亞的托馬斯·埃里克·鄧肯。此後,又有兩名護士在救治鄧肯時感染了埃博拉病毒。目前,鄧肯已經因病死亡,兩名護士仍在接受治療。
  世衛組織最新疫情通報顯示,截至10月22日,疫情重災區及其他受影響國家(幾內亞、利比裡亞、塞拉利昂、尼日利亞、塞內加爾、美國及西班牙)累計出現埃博拉病毒確診、疑似和可能感染病例9936例,死亡4877人。塞內加爾與尼日利亞已分別於本月17日和20日宣佈該國疫情結束。 據新華社
  ■ 案例
  治愈病患 德國沒用新藥
  針對性醫治埃博拉病毒引發的敗血症,取得成功
  德國漢堡大學醫院22日說,他們5周內成功治愈一名埃博拉出血熱患者,並且未使用ZMapp等試驗性藥物,這些治療經驗已分享在最新一期《新英格蘭醫學雜誌》上。
  患者為塞內加爾流行病學家,在塞拉利昂工作時感染埃博拉病毒,發病第10天(8月底)被送至漢堡大學接受治療。
  醫生克羅伊爾斯說,患者剛入院時體液平衡被嚴重擾亂,消化系統也受到攻擊,補充水分和電解質只能靠註射完成。為防患者脫水,前三天每天需為患者補充10升體液。患者發病第13天出現嚴重細菌性敗血症,所感染細菌對多種抗生素具抗藥性,病情反覆。
  醫生猜測,敗血症可能是導致西非埃博拉患者死亡的重要原因,埃博拉病毒致使腸黏膜嚴重受損,容易引發敗血症。醫院隨後對病患展開針對性治療,結果證明醫生的推斷非常合理。 據新華社
  ■ 援助
  中國開啟第4輪“援非”計劃
  價值5億元人民幣,幫非洲建流行病防控監測網絡
  考慮到當前埃博拉疫情發展和疫區國家需要,中國政府決定啟動第4輪緊急援助,再向利比裡亞、塞拉利昂、幾內亞3國和有關國際組織提供總價值為5億元人民幣的急需物資和現匯援助,派出更多中國防疫專家和醫護人員。
 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24日表示,根據有關安排,中方將向疫區3國援助病床、救護車、防護設備等急需物資,在利比裡亞援建一個規模約100張床位的治療中心,並派遣醫護人員負責運營。
  秦剛說,將向疫區3國派出公共衛生專家顧問組,同時增派公共衛生人員,培訓當地醫護和防控人員。中方將向聯合國應對埃博拉疫情多方信托基金捐款600萬美元,還將為非洲舉辦公共衛生和疫情防控培訓班,幫助非洲建設公共衛生信息平臺和流行病防控監測網絡。據新華社  (原標題:紐約確診首例埃博拉患者)
創作者介紹

frdcfckniwc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